辟谣,狗狗真能随便吃蘑菇?非也,国庆出游需避免爱犬误食毒蘑菇

2019-11-30 12:07:35  

最近,每个人都期待了很久,我们祖国的生日终于来了。随着国庆假期的到来,我很多在我身边铲粪的朋友也变得欢欣鼓舞。

铲粪官员和宠物一起旅行现在很受欢迎。铲粪官员早就准备好了一切。假期到来时,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带着他们的狗去旅行。

我当然非常羡慕他们,但是我的狗太胖了,它宁愿多吃也不愿意再走了,所以它不得不被留在后面,与铲雪的官员分开。

出于好意,我在离开前询问了所有我想注意的事情。铲方官员也和我一起一个接一个地把他们清理出来,直到他们被证实是正确的,他们才会离开。还有一个这样的铲土官,临走前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:

"呃,你认为狗能在外面吃野生蘑菇吗?"

当时我也回答了他,虽然没有科学依据说狗一定不能吃蘑菇,毕竟在野外,谁知道它们面前的蘑菇是不是毒蘑菇,所以我还是不建议铲粪官员让狗吃它们。

当时,铲蘑菇的官员怀疑地说:“我明白所有的原因,但是我读到一篇文章说狗在野外吃蘑菇是可以的,所以我们可以放心。”

我不禁对这是什么样的文章感兴趣。快把它发给我,我想看看是谁在那里误导人们。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我感到非常生气和有趣。这篇文章长度不长,有两点可以证明狗可以吃野生蘑菇。首先,文章中说人体结构不同于狗。如果人类吃了狗,它们可能不会中毒。此外,许多野生蘑菇有昆虫和老鼠的咬痕,这进一步证明了“一物之蜜,一物之砷”的真理。

其次,狗作为人类驯养的动物,自然能够区分有毒食物和无毒食物,即使它们中毒了,它们也能找到药物来解毒。

说实话,我对这样的谣言很生气。如果一些铲雪官员听到这样的谣言,那么狗的生命将处于危险之中,哭泣将毫无用处!因此,今天我必须严肃地驳斥这个谣言,把真相还给每个人。

作者说人体结构不同于狗的身体,所以有些蘑菇人会中毒,而狗可能不会中毒。但是我不得不说,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只意味着他的化学和生物学知识太少。

许多文献指出,全世界90%以上的蘑菇中毒死亡是由鹅膏菌引起的。这里的鹅膏菌不是蘑菇,而是鹅膏菌节的一部分。

这些剧毒鹅膏的毒性机制是什么?鹅膏菌中含有的致命毒素是鹅膏菌素和鬼笔毒肽。进入生物体后,它们会与细胞中的核糖核酸聚合酶结合,从而阻止核糖核酸聚合酶形成核糖核酸链。这样,身体蛋白质的合成也受到阻碍。

缺乏蛋白质供应也会抑制肝细胞中球蛋白、胆固醇、凝血因子和其他物质的合成。此外,鹅膏肽会在肝脏产生毒性作用后,通过rna聚合酶进入小肠,然后被重新吸收,一次又一次地毒害身体。

根据遗传物质表达的中心法则,真核生物的dna被转录成rna,然后再被翻译成蛋白质。所以理论上,所有真核生物(包括几乎所有生物)都会被鹅膏菌毒害。

当然,昆虫和脊椎动物在数亿年前就已经分离了。它们的生理特征与人类或狗的非常不同。有些昆虫确实能抵抗白毒鹅膏虫(Amanita exarata)的毒素,但这是它们的特殊能力,不能代表所有的生物。

作为脊椎动物的一员,老鼠对鹅膏菌没有抵抗力。至于毒蘑菇为什么有咬痕,一些野生动物科学家观察到它们通过咬痕来标记毒蘑菇。做标记时,他们不会真的吃蘑菇,只留下一个标记,然后拍着屁股走开。

因此,虽然狗和人有不同的身体结构,但它们在最基本的生物学功能上仍然是一样的。对于毒蘑菇,它们简直无法抵抗。

这篇文章似乎用昆虫和老鼠的例子来证明狗随便吃蘑菇是不可行的。

文章还提到,狗能区分有毒食物和无毒食物,即使它们中毒了,它们也能找到自己的解毒剂。然而,我不得不说,这种观点更加荒谬。一些野生动物确实有辨别有毒食物的能力,但这种能力通常是由群体成员(大多是老年动物)传授的。

然而,家养宠物狗从未在野外存在过,也没有野生伴侣。谁能教他们这些东西?刮刀。别傻了,铲雪员还说他不知道。

然而,没有科学依据说狗可以自己找到解毒药物。也许在野生群居野狗中,确实有寻找解毒剂草药的经验,但就像上面所说的,家养宠物狗没有这样的老师来教它们,所以它们真的没有办法对付中毒。

以上是我对这篇文章的反驳。看到这里,可能会有很多铲子询问是否有什么方法可以区分毒蘑菇和普通蘑菇。事实上,我想说的是,像蘑菇这样的真菌,经过数亿年的进化和发展,早已产生了许多不同的类型,这些类型不能用几个简单的方法完全区分出来。

因此,如果你不是相关领域的专家,遇到你不认识的野生蘑菇,你最好避开它们,不要让狗吃它们。你知道,蘑菇吃得不好,早点去天堂。

铲雪官员在假期和他们的狗玩得开心是非常重要的,但是相反的是要确保安全。对于危险的事情必须及时避免,不要听那些谣言,否则做的就是伤害狗。

参考文献:[1]王静、石夏震、巧姐、侯小强、吴志岩、韩美龄。鹅膏菌和鹅膏菌肽毒素的研究进展[。廊坊师范大学学报(自然科学版),2018,18(01):46-53 57。[2]韦家辉、吴剑锋、陈嘉、吴必东、陈佐洪、常陆、谢剑炜。12种鹅膏菌肽毒素的鉴定及其相对含量差异的比较研究[[]。分析化学,2017,45(06):817-823。[3]彭淑娟,李成军,庄苏园,谷玮。鹅膏中毒的诊断和治疗[。浙江医药,2014。36(24):2049-2051。[4]李朝晖。胶质瘤细胞adar2 mrna前体选择性剪接模式分析及bcl-x剪接寡核苷酸诱导胶质瘤细胞凋亡的实验研究。吉林大学,2015。[5]彭赵辉,杨德利。[主编:《rna的编辑机制及其生物学意义》。外国医学(分子生物学科),1992(04):155-158。[6]李振纲。《中央规则概论》(5) [j]。生物学杂志,1994(02):12-13 37。

#崇拜的时刻# #大狗之星#

安徽快三 彩票江苏快三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